<tbody id="tin3n"></tbody>
  • <em id="tin3n"></em>

  • <nav id="tin3n"></nav>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新聞 > 百億治污 太湖成為中國式治污標本
    News 新聞中心
    Product 產品中心
    常見問題
    百億治污 太湖成為中國式治污標本
    發布者:[佚名]    發布時間:2013-10-11
            太湖流域自上世紀80年代起開始治理,2007年,太湖藍藻爆發致200萬人斷水,江蘇每年投入20億元專項資金用于太湖治理。至2011年底,5年間,從太湖打撈藍藻達280萬噸,藍藻依然每年爆發。水利部副部長曾坦承,太湖流域60%以上的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劣于三類。(2月1日《廣州日報》)
            江浙一代,是我國“魚米之鄉”的核心地段。之所以能成為我國歷史上著名的“魚米之鄉”,位于江蘇浙江兩省之間的太湖功不可沒。然而,伴隨著經濟的發展,太湖和其他一些國內比較大的淡水湖一樣,環境漸漸惡化,面積漸漸縮小。雖然地方政府年年在治污,可是地方老百姓仍然不敢放心用水?磥,“經濟越發達水越黑”,在現在的語境之下,并非沒有存在的道理。這其中,最典型的標本,莫過于太湖治污。
            太湖污水治理的問題出在了哪里?是什么原因導致太湖越治越污?這百億資金又花在了何處?成效幾何?看罷新聞,我們就會發現,太湖治污的過程本身就是一個笑話。太湖治污是一項斥資上百億的大工程,美其名曰“輸血換腎”,即在無錫與蘇州交界處,開發了一條望虞河,北起長江邊的耿涇口,流經嘉陵蕩、漕湖等數個湖泊后,在沙墩口注入太湖。它從長江引水,注入污染嚴重的太湖,“輸血換腎”。太湖治理者們對這項“引江濟太”調水試驗工程寄予厚望。
            他們假裝在治理,我們假裝在相信。一方面,“共飲一江水”已經成為歷史,“毒陰于長江”的報道告訴我們,長江已經不再是那條干凈的母親河了,將長江水引入太湖的“輸血換腎”的做法,可能會給太湖帶來新的污染物,太湖很可能會成為那個集體賣血而得了艾滋病的“絕癥村”;另一方面,即便長江水是干凈無污染的,不堵住太湖周邊污染水源的攝入,治理太湖也永遠是個偽命題。中學時我們都做過“進水管和出水管”的數學題,如果不能堵住污染源,相信“輸血換腎”的作用僅僅限于“稀釋”,而斷然不會得到根治。
            有污染不可怕,怕的是沒有治理;治理無效也不可怕,怕的是沒有治理無效之后的反思和自察。對于以治理太湖為代表的“中國式治污”而言,最可怕的不是有污染,也不是治理力度不大,而是“年年治年年污”的可怕現實。治污好像是個“無底之洞”,治污費又不容易實現公開透明,又加之污染源沒有根除,治理的效果又能好到哪里去。地方政府每年投入幾十億元的治污工程,改善不了太湖的水質的原因,也正在于此。
            太湖僅僅是我國水污染狀況的一個樣本。一個更恐怖的數據早已公布:去年3月份,國家發改委相關報告稱,我國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巨大,環境污染嚴重,人民面臨的生存環境比較惡劣,超過四分之一的居民沒有清潔飲用水源。與此形成對照,我國也不是沒有治理,拿國家級工程“三河三湖治理工程”來講,從2003年到2009年歷時六年,我國投入資金910億元,集中對“三河三湖”水污染問題進行治理。但2010年,審計署發布的審計結果稱,我國“三河三湖”水質依然較差,巢湖、太湖、滇池的水平水質仍為V類或劣V類。這時,我想到了一個悖論:假如污染都治理好了,環保部門就都可以關門大吉了。
            污染源,顯而易見,可我們仍然不去選擇關停相關企業,而是要公共財政大興水利工程,這種做法無異于南轅北轍?梢钥吹,治污的行政思維一旦出現問題,就是出現再大的污染源,權力也會視而不見;進一步說,最大的污染源并非是那些產生污水污氣的企業,而是在于權力內部的GDP崇拜與尋租現象。在權力、GDP與企業利潤最大化三者之間,公共利益早已被拋至了腦后。至于花多少錢治污,好像也就是個面子工程了。
    男女性爽大片视频_野外农村妇女一级A片_丁香六月色婷婷狠狠爱_床震摸腿吻胸娇喘把腿张开

    <tbody id="tin3n"></tbody>
  • <em id="tin3n"></em>

  • <nav id="tin3n"></nav>